http://www.fhliaoyuanwujin.cn

欢坨种植西红柿年头长

  退海之地、九河下梢,赋予天津土壤丰富的养分,勤劳的天津人在这里播种出各种美味来。记者走进田间地头,为您寻找到能唤起舌尖记忆的“老天津味儿”。

  进入5月,只要是路过金钟河大街进入津芦线,路边两旁都是卖西红柿的,简陋的招牌写着“欢坨西红柿”。再看柿子也是青红两色相间。其实,当地村民会“提醒”:走两步进大棚里摘新鲜的多好!对,这地里摘的才是市场价能卖到八九元一斤的“欢坨一线西红柿”,就是大家常说的那种“有西红柿味”“小时候味道”的西红柿。

  现在还真是西红柿上市的时节,菜市场里各品种的西红柿,在一堆绿叶菜中,也显得格外艳丽——亮丽的红。而偏偏售价能超出普通品种的西红柿,就得是商贩们特别标出“欢坨一线西红柿”,能卖到八九元一斤的欢坨西红柿仿佛并没有红得那么夺目,有的仿佛是“没熟”,能看清楚一道道纹路,有不少柿子还大片是青色。但只要你拿起一个甚至看了一眼,卖菜的大哥大姐小哥哥小姐姐们就会递上这么几句:“这是正宗本地的老味儿西红柿,生着吃特别好。青的是脆的,不是没熟。”

  那就直奔欢坨。欢坨村隶属于东丽区,车行至津芦线在临近北杨线时向着农田一头扎下去,窄道两边都是大棚,牌子上都写着“一线西红柿 欢迎采摘”的字样。记者走进的是丽欢蔬菜种植农业合作社,老板于富营正把刚刚从大棚里摘的西红柿装箱,预备送到芦台去。记者看到,装箱的大部分西红柿还是以红色为主,表皮能看到清晰的纹路,于富营说,这个纹路也正是识别欢坨柿子是否正宗的重要依据之一。他一边说,一边带领着记者走进大棚,此时,大棚里还有几位慕名而来的采摘市民。内外温差不小,不多时就冒汗了,一位采摘的顾客开玩笑地说:“亲身劳作收获果实,更地道了。”

  为什么叫“老味儿”“小时候的味道”,摘下了一个西红柿,于富营捧在手心里说:“一尝便知。”记者轻轻一掰,就露出里面的果肉,看着就饱满多汁;连皮带肉咬上一口,先是适中的酸味,然后迅速有甜甜追上,而且越吃越甜,西红柿味道立即充斥满口。欢坨西红柿属于“软果”,“对吧,这才是西红柿的味道。”于富营说,市场上和马路边,有不少冒充的欢坨西红柿在卖,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一看纹路二品尝,入嘴的东西糊弄不了人的。

  在于富营看来,所谓的“老味儿”原因有俩,一是品种好,欢坨种植西红柿年头长,之前,还曾是市里罐头厂番茄酱生产的种植基地,现在品种比过去更加优化,但是却保留了过去的味道。

  二是土地好,于富营介绍当地土地属于营养丰富的“黏土”,特别像“胶泥”,土地干的时候就是坚硬的,试了水的则黏糊糊的,特别适合西红柿生长。这样独特的“一方水土”才结出好果子来,用于富营的话来说,“别的村用同样的品种也种不出来这同样好口味的西红柿来。”

  于富营种地的历史只有20来年,可却真是“业精于勤”,问及种植这好吃的西红柿有什么诀窍时,他虽然只是以“精心点儿”来总结,而在实际中,不仅是对苗木的精心照顾,还有每年对土地的养护,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“土地也需要休养生息。”

  每年5-6月是欢坨西红柿成熟上市的季节,于富营的大棚里,每一棵苗上就只摘一次,“这保持着状态是最好的‘一茬果’。”有时为了运输的时耗,会摘一些七八成红的西红柿,“放个三天就全红了。”他说,其实自家吃也会挑这种基本全红的,“那些稍微发青的也是熟的,还专门有顾客喜欢这种带点青的,因为有点脆口。”于富营推荐“生吃最好”,是最能感受“西红柿味道”的,“红透了的就做西红柿汤,倍儿好!”酸酸甜甜的味道,是天然调味。

  往年,欢坨当地还会举办西红柿节,四面八方的顾客都汇集于此,西红柿节上还会分别从西红柿的果量、果型、色泽、口感、品质等方面进行现场打分,最终评选出“西红柿王”。今年情况特殊,但来于富营的合作社采摘的回头客也是不少,他同时还拓宽了一些销售渠道,“最远能卖到北京,都是市民在买。”于富营说,自己预备着再扩大种植面积,还准备种一种新品种,“但保持西红柿味儿是基本的。”

  有这么一件事情:一行客过宝坻,择当地饭肆打尖,其中有嗜辣者知晓此地出产好蒜,随即招呼店主:“掷数头(蒜)来。”应者遥遥竖食指中指比划,客谓之“OK”意。其时,应者话至:“要吃本地蒜,请加两块钱。”

  讲述这事的口气或有些戏谑,但这宝坻的地产蒜还真是物有所值。不仅仅是大蒜,还有五叶齐大葱和天鹰椒,宝坻“三辣”都是这一方水乡沃土出产的好物。

  宝坻,“坻”字原意就是水中高地,历史上这里就是退海之地。“咱这里是真正的九河下梢,过去净发大水。”宝坻区王卜庄镇盛丰收辣椒种植专业合作社的刘双告诉记者,众多河流交汇在当地形成了水湾,洪涝自是苦不堪言,但也恰恰是这年复一年的淤泥堆积,形成宝坻这片水乡之地与周边不同的“营养土”。一份宝坻当地土壤质量调查报告显示,王卜庄特色农产品种植区内,低洼区为湖沼积黏土,水源为河水、井水且排水条件较好,是“三辣”产品的集中产区。

  “宝坻种植大蒜历史悠久。”天津城建大学驻宝坻区王卜庄镇帮扶工作组刘寒鹏副教授告诉记者,据“县志”记载,早在明朝中期,宝坻就广泛种植,“天津卫有一种说法,紫皮蒜最好,指的就是宝坻紫红皮儿的大蒜,一头蒜通常有四瓣六瓣,就有了‘四六瓣’‘六瓣红’的名称。”每年六月,就是宝坻大蒜上市的时间,50头蒜编成“蒜辫”几是天津人买蒜的“老习惯”。

  刘寒鹏说,宝坻大蒜过去不但是贡品,蒜汁还在清初成为江南地区当地丝绸刺绣业沾花的原料,连传统的绢花和裱花工艺,黏稠而胶质多的宝坻大蒜汁液都被作为上等黏接剂使用。

  关键还是口味好,宝坻大蒜生着吃的特点是辛辣的味道中含着鲜香。天津人会吃,食材上绝不将就。吃捞面、饺子都离不开生蒜,一些老人每年泡腊八醋就得用这紫皮的宝坻蒜。经检测,宝坻大蒜的大蒜素、维C、硒等营养成分比较高。作为调味品,宝坻蒜相当讲究。刘寒鹏介绍,过去经典的津菜馆,河、海两鲜烹调炝锅,多采用宝坻大蒜去腥、提味,蒜片切片时中间要有一丝绿色的蒜芯,洁白如玉的蒜白中镶嵌着一抹绿色,为菜肴增色,获得美名 “凤眼”,生动恰当。

  相比大蒜,“三辣”中的大葱和辣椒的种植历史并没有那么长。大葱差不多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前后,从山东引进到宝坻当地的。刘双说,几十年的种植和改良,形成了现在优良的五叶齐大葱品种。刘双他所知道的大约有25个省市地区在种植。“大植株葱白细嫩,味道微甜、辛辣。”尤其是刚上市的新鲜大葱,水气足的甜口更好吃。而且五叶齐特别耐储藏,“每年11月产的大葱,能储存到转年的6月。”

  根据相关记载,天鹰椒是宝坻作为外贸出口型辣椒引进的品种,其产品辣度极高,是天津地区外贸出口创汇主要产品之一。天鹰椒一般是10月上市,过去还能与玉米等高秆庄稼一同栽种。不管是作为入菜还是作为再加工的调味料,宝坻的天鹰椒精挑细选,多自然晾干,有股自然香气,很为餐饮界推广。

  刘寒鹏总结宝坻“三辣”的特点是大蒜辣、大葱甜、辣椒香。从口味、营养成分等方面来说,都独具一格。

  守着“三辣”,不能“只卖三辣”。在刘双合作社里,还有紫皮独头蒜,基本在上市前就有人开始预订,同时自家做的香辣酱就以天鹰椒、芝麻为主料,加入宝坻的大葱和大蒜。据刘双自己说,制作技艺可是“祖传绝技”。刘寒鹏建议,还可以再加重辣味,甚至细分辣味程度,让产品销售到更多嗜辣地区。

  刘双一年到头不闲着,除了伺候地里的,就是带着“三辣”及相关产品跑展会以及在网络销售,“东西再好,也得让更多人知道啊。”这与刘寒鹏是达成共识的。刘寒鹏说,从2010年,一场“蒜你狠”之后,大蒜价格起伏较大,而宝坻大蒜品质优、成本高,在市场受到不小冲击。同时,宝坻“三辣”的种植面积,难以与山东、广西、新疆等地相提并论,所以往往在市场上“受制于人”。

  刘寒鹏认为,农副产品销售竞争激烈,“宝坻三辣”可以和宝坻其他农产品打包在市内及国内销售,发挥宝坻区域的农业产品品牌优势,同时,也应该在定位、拓展、创新等各方面再下功夫。“比如,彰显其高品质,进行精心包装作为赠送礼品;提高种植技术,降低种植成本;增加稀有品种独头蒜种植面积;建立相关博物馆,讲好故事……”宝坻当地的其他农业种植,已经开发了不少体验式农业观光项目,去年,当地举办了首届“大蒜节”,“很多模式都可以尝试、借鉴。”刘寒鹏说,促销增收过程中,多个环节共同改善提高,在政府的扶持下,宝坻三辣一定会“卖”出辉煌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